時代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股票代碼:600551公司郵局安徽出版集團網站
通知公告: 關於國家統編三科教材出版和生產印製信息的公示  |  國家新聞出版署出版融合發展(時代出版)重點實驗室2019年度開放課題申報指南  |  出售公告  |  5·15全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  |  關於國家統編三科教材出版和生產印製信息的公示  |  關於國家統編三科教材出版和生產印製信息的公示  |  2013-2016年度安徽省社會科學獎(出版類)擬申報項目公示  |  關於國家統編三科教材出版和生產印製信息的公示  |  關於國家統編三科教材出版和生產印製信息的公示  |  關於安徽省教材出版中心招聘市場培訓人員的公告  |  招租公告  |  關於征集出版傳媒廣場商業策劃公司的公告  |  時代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科研工作站博士後招生信息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產業新聞

從紙電同步到紙電聲一體化“蝶變”

  作者: 陳 瑩 曉 雪  來源: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Fri May 24 00:00:00 CST 2019

  今年的“4·23”世界閱讀日,“得到”APP春季知識發布會重磅推出電子書新業務,采用獨創的字體、全新的界麵模式和技術應用、營銷創新,重新定義了電子書,也讓出版業重新認識電子書的戰略意義。
  前不久召開的第5屆中國數字閱讀大會上發布的《2018年度中國數字閱讀白皮書》顯示,截至2018年,我國數字閱讀用戶總量達到4.32億,人均數字閱讀量達12.4本,人均單次閱讀時長達71.3分鍾。
  數據背後,是已經切切實實發展起來的中國數字閱讀市場,還有隨之而來的出版業自我進化,從紙電同步邁向紙電聲同步,媒介和技術的快速發展賦予出版業新活力。
  3月10日,上海譯文出版社以紙電同步模式推出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為業內樹起了一個新的標杆。該書自2月5日開啟預售,預訂量迅速突破10萬冊,首印量達70萬冊。
  掌閱科技2018年9月13日以紙電同步、內容差異化的模式推出王俊凱首部作品《十九歲的時差》,發售首月紙書累計發貨量22萬冊、電子書銷量2.3萬冊。同年10月,由讀客文化策劃、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AI迷航》,以紙電聲同步的模式上市,迅速席卷多個榜單。中國友誼出版公司《人間遊戲》一書的發行策略更加值得玩味——有聲版早於紙書1個月推出。
  “紙電同步已經是主流趨勢,現在沒有哪個出版社不重視電子書的。”北京中作華文數字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高路一句話道出了出版社的態度。而這種態度源自於市場給予的積極反饋。《2018年度中國數字閱讀白皮書》顯示,2018年中國數字閱讀整體市場規模達254.5億元,大眾閱讀市場規模占比逾9成,是產業發展主導力量。
  紙電同步已經成為一些出版機構的重要戰略。據悉,讀客文化早在2016年紙電同步率就已高達85%,對紙電同步的布局更可以追溯到2012年。
  出版社是推動紙電同步模式不可或缺的堅實力量。以上海譯文社為例,《刺殺騎士團長》大獲成功後,紙電同步悄然成為該社的戰略方向。在2019年1月17日舉辦的新書推介會上,譯文社再度宣布今年將加強紙電聲同步。同時,成立一年多的譯文童書中心將推出兒童文學作家周晴的代表作“了不起的許多多”係列和兒童文學作家楊筱豔的“豆丁二人組”係列,並實現紙電聲三者同步。其實,人民郵電出版社、化學工業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等也在不遺餘力地推動紙電同步。據化工社印務部總經理於立宣介紹,2018年該社有1800個圖書品種實現了電子化。
  電子書量產不再是難題,並且被驗證不會衝擊紙書銷量之後,2018年6月,讀客再度充當了吃螃蟹的角色——試水《清明上河圖密碼5》電子書先於紙書發售,截至當時,該係列自2014年上市後,電子書收入突破100萬元大關。(下轉第7版)  (上接第1版)
  高路認為,電子書扮演了先期市場測試的作用,對後期紙書的印製發行環節有更明確的指導作用,可以大大降低庫存率。
  這也就不難理解,掌握大量用戶數據的電商平台對紙電同步如此積極。當當從2014年開始布局,以“當當雲閱讀”這一獨立品牌布局紙電一體化。此後4年,當當累計投入1億元發展電子書業務。當當數字業務部總經理宋雯潔透露:“2018年,當當雲閱讀直接產生的紙書銷售超過5000萬元。紙電同步比例已達60%。”民營策劃公司果麥文化更為典型,超過90%的圖書實現紙電同步。
  2018年6月11日,阿裏文學與天貓圖書聯合推出“天貓讀書”APP,用戶在淘寶天貓購買部分紙質書時可以同時購買其電子版。
  同年12月,咪咕數媒聯合中信集團推出“咪咕中信模式”,打造“咪咕中信書店”O2O購書平台。“咪咕中信書店”APP可以打通紙書與電子書、線上與線下,是全新模式的移動互聯網圖書銷售平台,能有效形成紙質圖書和電子書聯動的營銷體係。
  與此同時,有聲書,這種被稱為繼紙書、電子書之後的“第三種出版力量”,開始深度融入出版產業鏈。“音書同步”“紙電聲同步”成為新現象。今年咪咕中信書店主打精品內容先發模式,同時上線知識服務產品“聽薦” ,目的就是為高端閱讀人群提供“紙電音”一體化的全方位深度閱讀體驗。
  更有甚者,音頻平台開始與出版社競爭有聲書版權。蜻蜓FM、喜馬拉雅FM、懶人聽書等平台更加積極地投入有聲書業務,閱文、B站等新玩家也相繼入場。
  本月,在熊向暉誕辰100周年之際,蜻蜓FM聯合中信出版集團中國道路研究出版中心,試水音書聯動模式——線上改編《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自傳回憶錄,獨家推出同名多人有聲劇節目,並對所有音頻用戶免費播出;線下,在新版《熊向暉:我的情報與外交生涯》實體書書封上印刷音頻節目二維碼,購書者在閱讀紙質書的同時,還可以通過收聽在線音頻節目補充背景知識、增值閱讀體驗。負責該項目的蜻蜓FM曆史頻道主編馮亮表示,希望通過這種試水,探索出與出版社深度合作的新模式、用戶喜聞樂“聽”的新形式。
  如今有聲書已經成為中作華文三大支柱業務之一,這一過程隻經過了短短2年時間。看似容易,但是,從紙電同步到紙電聲同步,成本、技術、主播都是需要跨過的門檻。
  讀客文化數字出版負責人辛玲玲在發布《AI迷航》時就曾表示,有聲書的製作難度和投入明顯比電子書更大,“一本好的有聲書製作周期至少需要幾個月,花費通常上萬,從專業團隊挑選,到後期製作打磨再到推出之後的營銷、維權,都需要積累經驗。”就像辛玲玲所說,不是所有書都適合做有聲書,“隻有那些故事性強、人物鮮明、吸引人的長篇小說才有機會在眾多有聲讀物中跳出來。”
  高路認為,對出版機構來說,紙電是否同步其實麵臨著兩難選擇:目前國內電子書的定價普遍偏低,限於作者和出版社的經濟考量,更傾向於隻做紙書;但另一方麵,電子書的需求卻一路高漲,不推電子書也會丟失一部分用戶市場。“從當下圖書業的發展來看,讀者越來越認可經典書的紙質版,對於故事類的類型文學,讀者更傾向於電子書。”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時代出版” 或“來源:本站”的作品,版權均屬時代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者,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注明“來源:時代出版”。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時代出版)”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讚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